晴子^________^…………


by hanamichikak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07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不要脸就都可以卖

吃软饭、打群架、混黑道、梦想在闹市砍人……这样的蛊惑仔形象能和“诗仙”李白画上等号吗?北京大学古代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檀作文认为,李白是唐朝排名第一的蛊惑仔,并且他专门著书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该书即将上市。


——撕裂“诗仙”,外置“蛊惑仔”
2007年07月30日 深圳商报

陆天明说檀作文学于丹,恐怕这是污辱于丹,因为人家并没有这么不要脸,把孔子或者庄子说成是老不正经或者花痴二百五。

李白的确是江湖经历丰富,但是你有本事叫陈小春和郑伊健去写写诗文看看,最多是唱唱《抱一抱》让人感觉惊讶之外,谁人能及李白的诗篇?

不是说守着一些陈年旧说不放思想保守,而是做人总要有一些底线,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但是我们的社会现在已经习惯了三国的帅哥唱卡拉ok,那么再出个蛊惑仔李白又有何不可?


恶搞虽然有些不厚道,但也谈不上无耻的地步。既然,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形象,既然,一部“红楼梦”可以解读出经、易、缠绵、革命、淫等诸多含义,一个李白被理解成才气逼人的“蛊惑仔”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认知体系,每个解读者都有自己的研究视角,在宽松的价值观念体系下,解构一个李白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何时“李白”也成为了不可触碰的禁忌了?

当然,认同作者解构李白的做法是基于这样的一个事实:作者的该书是大众文化作品,而不是严谨的学术专著。美国传播艺术学教授费克斯在《理解大众文化》时,将媒体与大众创造大众文化的过程,描述为撕裂和外置——撕裂原有的形象,外置出新的流行符号。以此观点去看,在《大唐第一蛊惑仔李白实录》一书中,李白的形象就经历了这样的过程,首先是将其为人所共知的“诗仙”形象撕裂,然后以“蛊惑仔”的命名将其外置。


在撕裂与外置的处理下,李白不再是一个完美的诗人,而是一个散发着现实感的才子。这种解读和符号化,正是符合大众审美趣味的。显然,作为诗仙的李白是不具现实流行性的,为使其流行,使自己的作品流行,按大众文化加工的规律,对李白进行“浓妆艳抹”也就在所难免。

因此,在大众文化的视野中,檀博士的做法实在谈不上无耻,也谈不上聪明。他的重新装扮李白的创新,只是按照大众文化的规律办事而已。但如果檀博士将此视为个人的学术研究成果,或者其他人将此作视为学术研究作批判,那就有些混淆了。这种没有学术价值的撕裂和外置只是大众文化的生产方式,顶多算是文化的八卦,它绝不是学术的研究。

所以,对于李白的“蛊惑仔”化,根本不必在意。对于研究者来说,这种解读与学术无关,不必拿学术的帽子来套之、伐之;对于普通大众而言,这种解读只是一家之言,甚至可以理解为搞笑之作,喜欢就读读,不喜欢不去看便是。在大众文化的流行中,作者有创新的自由,读者也有选择的权利。至于,打着“蛊惑仔”旗号的李白是否受欢迎,还是让市场去判断吧。


——出处同上 作者李劭强

看吧,居然还有理论,当一切都被撕裂和外置之后,就只能剩下虚空。没有权威和敬畏感的社会,不过是涎着脸的无赖群组,想当初连鲁迅都已经被某个要红的家伙骂了一通,但事实证明那家伙擅长的不过也就是男体写作,于是总有一天伟大的研究家们是要把脏手伸向李白的,谁让他年轻的时候不检点来着?那么这样看来,下一个人还可以写写《中国蛊惑仔史》,建议参考文献《中国游侠史》。

明明有了专有的学术名词,一定要另外换一个,才能建立自己的学说,这就是学术界逼良为娼的地方,本来是这是一种无奈,可是现在已经有人觉得那是一种不错的职业,主动卸下脸皮来卖了。

这里面到底是符合大众审美趣味,还是刻意媚俗,值得商榷,不过是一些人先有气质地媚起来,富起来,让更多的人按捺不住了,于是最终连脱衣秀和钢管舞都上来了罢了。这样说起来,其实连大众都会觉得恶心吧?

记者说“在撕裂与外置的处理下,李白不再是一个完美的诗人”,语文没学好吧,李白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中国诗人的两面性和矛盾心理在折磨自己的同时,也敲击着后世之人的心灵,李白正是美在这种不完美,但是把这种不完美却迸发生命之美的东西称为“蛊惑仔”,不免对不起这个博士学位吧?

不要把什么都美名为“只是按照大众文化的规律办事而已”,学术最主要的“独立之意志,自由之精神”是不可以就这样与大众恶俗同流合污的,然而这种东西出来之后,必然是广受欢迎,供那些不读书的人摇头摆尾的追捧,让人不敬想到当年陳寅恪先生写的《清華大學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



海甯王靜安先生自沈後二年,清華研究院同仁咸懷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僉曰,宜銘之貞瑉,以昭示於無竟。因以刻石之詞命寅恪,數辭不獲已,謹舉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後世。其詞曰: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於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於講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彰。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曆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金明館叢稿二編》頁246,三聯書店2001年第壹版原載清華大學消夏週刊1929年第壹期)

而我只是在为那逝去的精神招魂。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31 22:36

找个乐子吧

人间蒸发其实并没有想过,所以有什么事情发泄完了还是找个乐子吧。

感谢宁波市海曙区纪律检查委员会,感谢宁波市海曙区西门街道办事处:

开封有个包青天

感谢网易,感谢范冰冰:

c0073961_119169.jpg


人生不kuso一下,老是较真,怎么活得下去?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28 11:09

打了一大段话却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就这样吧。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25 10:04 | life—乌云和金边

人人都有超级魂



佐贺的超级阿嬷,其实一点也不超级,那不过是一个贫穷的人,想尽办法带着微笑的心境活下去,最终让物质贫乏得自己变得幸福的一种方式。幸福并不一定和钱有关系,这是一个真理。但是放在人的身上要实行起来并不是很容易。因为人本身是很容易想不开的动物,他有太多的欲望。而那微笑着的阿嬷也并不是天生就干惯了脏活累活的人,相反地,她站在那里,笑得文雅而有气质,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清洁人员。有的时候,职业并不能够决定我们的气质,决定我们的气质的只有我们的内心。但是更多的人是对于职业和境遇屈服了,被外在强加给我们的所谓“身份”所规定,言谈举止失去了自己的本色。

一个生活在贫穷里面的人,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想着如何活下去,就会少掉很多无病呻吟的烦恼,也不会有时间去奢侈地做无聊的事情,她的生命的每一分钟都是保质保量地完成,直到老得无法工作的时候,都会为了自己而举起哑铃来锻炼。这是完全为了自己的人生,工作虽然是谋生的一种手段,也是让自己始终保持充沛活力的一种方式。即使是从事清洁工作,同样要保有一种人本身的尊严,运用伶牙俐齿,让自己没有机会堕入悲哀,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这样几件财富:微笑、坚强、乐观、自尊、换个角度看问题。

这些问题已经有很多人谈了,我还要说一个环保的问题。书里的阿嬷走路身后带个磁铁,把一些废旧钉子都吸在身上,一边走路一边还可以赚点外快,虽然有一次很窘,把磁铁吸在公交车上,还以为吸到了大家伙,但是在现在看来绝对是回收利用废物的好方法,昭广更是运用这个办法在贫穷的生活当中实现了买蜡笔的愿望,而且是拥有其他人都没有的颜色呢。再加上对于家门口的那条河当中漂流下来的“超市”的物品的利用,正是应了阿嬷的一句话,只有可以捡来的东西,没有应该扔掉的东西。在我的父母身上,这样的品质依然保留着,而我最多做得到尽量少扔,却没有捡的行动,一方面是没有捡的意识,另一方面是没有捡的勇气。在现在的社会,对于在垃圾堆里寻宝的行为人们是抱以异样的眼光的。其实我们的生活还没有富裕到这样的程度,如果对于丢掉的东西加以利用,一方面可以节约金钱,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避免浪费给这个世界少制造一点垃圾。我现在就是受到了很多捡来的东西的恩惠,我觉得用有这样的勤俭父母是我的骄傲,就好像昭广会在事后深情回忆他的超级阿嬷一样,即使我并不能在人生路上获得多少成功,我也很感激父母在节约和环保方面对我的言传身教,对于孩子来说,在年幼的时候,能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生活,为民就可以善待生活中的一切,为官就会善待人民和资源,不至于走向昏聩。

所以阿嬷的故事虽然平淡,但是它的意义是深远的,对于将来的孩子来说,恐怕大多数连贫困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而那些还现在还陷在贫困里的孩子恐怕并没有多少机会读到这样的书。我想这样的书还是要买一本留在身边的,或许在很久以为被子孙后代翻出来,会给他们一些感动,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把我的父母的事情写下来,给他们最深切的温暖。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22 12:44 | book—
演戏要演成这样才是好样的

”个十几次你就以为能抵得上我们马景涛大哥吗?捏哈哈哈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嗷嗷!





即使使用了《水云间》的台词,一样可以预知《梅花烙》里的小姑娘最后的命运,可怜的陈德蓉从小就被琼瑶瞄,等她长大来拍戏,就运气这么好遇上马景涛TAT

芊芊跳楼受伤被送往医院,梅若鸿(马景涛扮演)如癫如狂。医生推出刚动完手术的芊芊,梅若鸿扑上前去抱住病人如拨浪鼓般狂摇:“芊芊,你怎么样?啊?你怎么样?”医生急忙拉开他:“病人需要静养,不能震动或受刺激。”于是梅若鸿放开芊芊,抱住医生也如拨浪鼓般狂摇:“医生,你救她呀!你救她呀!
                     ——《水云间》


被这样摇起来,最终的结局只能是……

我受不了了,还是让我去死吧

现在的《又见一帘幽梦》没有马景涛果然还是欠火候,实在是太可惜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19 11:07

失窃的孩子

《失窃的孩子》终于入手了,嗷嗷!这是无论如何也要专门开一篇来庆祝的事情。

我管你前面的坑有没有填呀

但是为了节省一点运费,我居然买了70块钱的书,这些钱本来是用来打的的,所以也就没有负罪感了。

而且打的打过了就算了,书买回来还要看的,简直就没有结束的一天……

可是我好幸福TAT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16 19:19 | book—

祈福

不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把所有的空间都留出来:

祈福!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03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