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________^…………


by hanamichikak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7年 05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生活的旁观者

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是朱德庸的文字让我感伤了一把。
我记得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讲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栅栏外面向内张望的姿势,原本以为,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这样才能让我置身事外,好像世外高人一般。但是那其实不过是无法融入其中的一种落寞,以一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刻意保持一种完好无缺的状态。
生活其实无法完好无缺,总有一天我们必须为了生活而蓬头垢面,这不仅仅指讨生活工作这一方面,还包括很多你不得不担负起来的责任和不得不去面对和敷衍的事务。
有的时候从忙乱当中抬起头来,不由得还会去回想当初在张望时的那种悠闲和清静,就好像丢失项链十年之后的马蒂尔德遥想当初自己在舞会上的辉煌和美丽。

有一个人在很多天之前说“人生的顶点就是肥皂泡破裂的一刻”,这人话本来很多的,但是他已经七天没有发言了。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我们无法预料和分担,每一个人都只能在自己的困境里面浴血奋战。
对于我自己来说,何尝不是这样?
谁没有烦恼呢?谁不会在生命中遭遇困境?所以微笑成为了我至今还保有的唯一权利,内心的宁静是我在身体喧嚣的时候唯一可以退守的后花园。
我会怨天尤人,但是我还是会放声大笑。
如果有一天我连笑都忘记了,那么我就不是我自己了。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忧伤,朱德庸的文字让我想到了童年的自己。
我有着最为随心所欲的童年,我有着最为顺利和乖巧的少年,但是随着成年的岁月的来临,我终于无法避免要领受所有应该要降临到我生命中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我感到自己唯一的幸福就是还有那样一段美好的记忆。
我在安定中不安分着,又在浮躁中宁静着。
在偶尔的倔强中,有那么一点遗憾和忧伤。
这些感情都是真的。

人生,终究不容许你只做一个旁观者。

他会慢慢折磨你的心境,让你不得不收起看窗外风景的闲情逸致,实际地思考自己家里面的事情,整天围着窗子里面的事务打转。
窗子里的人本来把视线放在窗外,才能够装饰别人的梦。当我们把视线都向内转的时候,我们将会错过多少的风景,现在想一想都会觉得可惜和心疼。
但是生活就是不会留给你多少时间会为这些无谓的事情费神,因为有更多的烦恼要来,把你压迫得无法呼吸。
我现在只是在垂死挣扎。

但是我肯定是要垂死挣扎的,在挣扎的时候,我会露出比死还难看的笑容。
什么事都在发生,是的。
但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在笑着。
小样,有什么事情,你们都放马过来吧!

什么事都在发生(序)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30 14:52 | life—乌云和金边

来自硫磺岛的手纸

导演: Clint Eastwood
主演: 渡辺謙 / 二宮和也 / 中村獅童

本来是想看《父辈的旗帜》的,但是正好看到身边的人有《硫磺岛的来信》,于是顺便拿来先看了。上面的三个主演,其实很想关注中村獅童的,但是这个人这次被分配到的角色真的很莫名,让人说不清楚的失望。而二宮和也太赚便宜,渡辺謙不像一个日本人,总之是一部很有点意思的片子。

休息好了:P

要说起来,这一类的片子还真不少,比如《男儿的大和》之类的,本来并不是很喜欢看战争电影,从民族情感上来说,实在也没觉得看日本人打仗的电影会感动得落泪之类的,毕竟当时打的是中国。对于战争,我一向觉得,每一个人本身是无辜的,但是当他们集合起来之后就会成为恶的代表。这是一个美国人眼中的硫黄岛战争的故事,所以与之相关的主角都是有美国背景的,预示着让这个故事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讲述日本军人战争的故事。对于人性,导演想探讨些什么呢?不过是人赤裸裸的情绪,杀戮或者是怯懦。我们没有办法避免战争,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粉饰一些东西,我们可以想象在一场已经决定胜负的真正当中,更多会涌现的是人类本身的无助和恐慌,那借助信件来透露人性的做法也许是想从细节上表现人性,但是在那样残酷的大背景之下,似乎显得小资有余,真实不足。

最现实的情节莫过于对于死的逃避和生的渴求。那些在嘴上喊得很好听的人,只能要求别人尽忠,自己却在最后的时刻苟且,宪兵是这样,伊藤(没错,就是中村獅童)这是这样,而面包师(二宮和也)却始终面部表情漠然,不像一个凝聚在天皇核心的周围的日本人。这么多人里面,最悲壮的莫过于栗林和西竹,但是他们的故事在我看来,并不一定都是真的。

于是我已经在犹豫,以我这样的态度,是否还有必要去看剩下的那些二战日本片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7 10:14

终于厌倦了你

终于厌倦了你的恶女形象,米仓凉子。片子实在是改编太过于仓促,最后以浓烈形象示人的米仓并没有什么很大的突破。据说下一部片子的米仓要开始演正常人了,她果然是明智的。

其实骗子律师和设计师的那一条线本来也很精彩,却被忽略掉了。真正的怀人们的精彩,其实并没有刻画得很仔细。和他们比,坏医生和坏护士简直就是小儿科呀。

所以我要去看小说呀,你们这些电视剧我统统要抛弃你们。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5 12:00

淘来淘去都是盗版

尸鬼入手,本来是看八戒的手打本的,但是电脑太折磨人了,而且这书的前面部分很对我的胃口,再加上看了八戒的情节泄密,觉得这是值得一买的书。没时间去文庙,所以就在淘包上定了,我没有钱所以买了盗版,真便宜啊~拿到手之后,盗得还算不错,纸张什么的都还可以。慢慢看吧

然后顺便定了《艺伎回忆录》,感觉就很不好,一看就是那种很次的盗版,没翻几页就看到很多离谱的错字,不过自己也不是那种很喜欢搞的人,所以还是把钱付了,没有多做纠缠。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态翻了翻,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一本书,就个人而言,很喜欢那种心理独白式的叙述,应该来说还是比较适合章的角色,巩俐果然可以在片子里面“报仇”了,呵呵。

主要是最近只买正版打折书的缘故,已经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书叫做盗版,所以有了这样不满意的书,但是没办法,下次还是放弃在淘宝买书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3 13:38 | book—

孔夫子搬家

请打开离你手边最近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气尽金光;半山以下,纯为黛色。

请打开你最喜欢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就是“紫菜和梅子干”。

请打开随意一本外语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日语输入免谈

请打开书架最上一排上左数第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又《鹊桥仙》词:啼鸦衰柳自无聊,

请打开封面是你最喜欢的颜色的一本书。找到并写下第39页第7行的一句话。
>>妻子使我完全忘记了生活的艰辛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3 13:26 | question—

曾经讨厌的

现在想起来,我又何尝不是一个被媒体左右的人,这是一个怀着各自叵测的心妖魔化对方的世界。

章子仪之卷

我其实现在也不怎么喜欢章子仪,但是在媒体快活地谩骂她的时候,不由得也要思考,章子仪到底惹谁了,才会被媒体这样找乐。那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做点傻事的人,外国人不在乎,中国人就觉得丢脸了——其实也不是丢脸,主要是觉得自己国家的女人拿去服务外国人了,不过是心理不平衡罢了,所以就算章子仪晦气吧。人家巩俐会做人,所以就找不到骂名,不过活到这年纪上了还是吃回头草去做人肉馒头,其实也是昏了头了。

布什之卷

布什就是个地主崽呀,整天叫着打仗,这是和死人联系在一起的,不像人家克林顿有魅力有绯闻,这家伙粗野得很,只知道打仗,总算把萨达姆搞下来了,本来这家伙也没什么的,但是人家对劳拉的印象不错。这一次主要是英国女王过来,号称是要用白领带的礼节,结果全国人民普遍担心布什行不行,我一听就乐了,对于贵族们那些矜持的东西,我向来就觉得累人,其实特别盼着布什出点差错的,倒不是为了看他笑话,实在是觉得不拘小节何尝不是一种爽快?假惺惺的最恶心了。

这个人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身体好会锻炼,就凭这一点这家伙就有点意思。


好男儿之卷

你们都是出来混得呀,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们。但是某一天在某个会议上面大家都是假唱的时候,你们用的是自己的喉咙,虽然唱得走调唱得难听但是唱得很卖力,所以还是叫人感动觉得很可爱哦。

赚钱不容易,得了钱记得给爸爸妈妈用这就可以了,对老婆孩子好,不要有绯闻哦~

恩,本来以为最阴柔的向鼎,想起来这个人也有一脸漠然坐在麦当劳吃冰激凌的时候。现在觉得不会说话的宋晓波其实最阴 柔,理由就不要问我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1 11:57 | life—乌云和金边

看杀

陈晓旭去世了,没有想到这样的传言居然是真的。

从多年之前的红楼梦,到最近几年的红楼人物再聚首,再到前几个月的突然出家,直到最后的离开人世。她每一次出现都会在这个世界上引起波澜,人们没有办法忘记那个眉眼之间都是忧愁的诗意女子,最终把林黛玉和陈晓旭和二为一。我们没有办法不喜欢她,因为她演过林黛玉。但是她从此也没有办法走出她,因为她演过林黛玉。

有的时候觉得红楼梦的里里外外都是一个悲剧,欧阳奋强后来没有戏演只好转行做导演,辛苦工作却失去了照顾自己唯一的儿子的机会,眼睁睁看着一个才三个月的小生命消失在自己怀中……张莉独居加拿大,没有回去和朋友们再聚首,语气和眼神当中也都是落寞。还有很多人的名字,我们无法一一提起。

经典从来都是无法走出的,他们变成一个又一个标本,让人们对他们苛刻,他们也对自己苛刻。媒体的镜头和话筒,从来都是枪炮,毫不留情。现在想起来,那其实已经是一个濒死的人,挣扎着想要保全自己的一点尊严和安静,即使是想要抛弃一切逃到青灯古佛里面去,也不能逃脱邪恶的揣测和恶意的透露真相的行为。这一次是陈晓旭,下一次又是谁?

陈晓旭是不是精神空虚,我已经在前一次的日记里面谈论过了。这一次人家又说她讳疾忌医,这又是何必?既然是自己的选择,我从来都是认为求仁得仁又何怨矣,为什么要揭别人的疮疤来做自己所谓道德标准的教材?那些道貌岸然的其实才全都是混蛋,你们他妈的为什么都不给我安静一点呢?等到你们死的时候,希望看到你们的报应!

直到最后,陈晓旭依然是那样的美丽。


愿逝者在地下安息!

说起贾瑞,如果是去世的人,那么又是媒体的不敬。网易上面现在还在津津乐道,说什么当年贾瑞的扮演者曾为陈晓旭割腕。于是遂想起红楼梦中人的总导演说要在比赛中增加纪念陈晓旭的环节,一个人到了死,即使遁入空门,还是难以逃脱他人的利用和窥私的眼光。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0 12:39 | life—乌云和金边

这年头杀人也要动脑子

青年侦探萨拉里前往纽约市警察局造访,接待他的是警察局的刑事部长。
  “部长先生,看您的神态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棘手的案子?”
  “是的,现在手头有一宗咖啡毒杀案,遇到些麻烦,案子毫无进展。其中至为关键
的是凶手究竟怎么让死者服的毒这一点,始终难以确认。”
  “你是否说得更具体一点儿?”
  这是一宗光天化日下发生在某公司内且又是在众目暌暌之下巧妙行凶的谋杀案--

  职员贝克拿着杯子起身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当回到座位上时,“哟,怎么喝起白开
水来了,还是让我给你来杯咖啡吧。”一女同事殷勤的说。
  “哦,不用了,我是想吃片感冒药。不过吃药的归吃药,还是麻烦你再来杯咖啡吧
。”贝克边说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药包。
  “要是泡咖啡的话,给我也来一杯。”坐在贝克邻桌的布朗也抬起头。布朗喜欢喝
咖啡在公司内是出了名的。让布朗这么一嚷嚷,屋里所有的人都说要咖啡。女同事只好
为每个人都准备一杯,另一位女职员也过去帮忙。这种情形在公司内是司空见惯的。
  布朗从女同事伸过来的托盘中取了两杯,其中一杯递给了邻桌的贝克,然后从放在
两人桌子中间的砂糖壶中盛了两勺糖放在自己的杯中,再将砂糖壶移到贝克那边。布朗
端起杯子只喝了一口就突然咳嗽起来,咖啡溅到桌前的稿纸上。贝克见状马上将自己喝
药剩下的多半杯水递给布朗,布朗接过去一口喝尽,但痛苦愈发加剧,杯子也从手中脱
落掉在地上摔碎了。
  “喂,怎么啦!”贝克快速奔过来抱起就要倒下的布朗,但布朗已经断气了。
  “贝克这个人反应很机敏,他当即让把所有人的杯子包括布朗的在内都保管起来,
所以当我们赶到时现场也保护的很好。”刑事部长向萨拉里说明道。“经鉴定,放有毒
的只有布朗的杯子,其他人的杯子及砂糖壶上都没有化验出有毒。当然两名女职员一度
被怀疑,但倒咖啡和送咖啡的都是两人一块做的,而且一个个杯子又难以分辨,所以除
非两个人是同谋,否则很难将有毒的一杯正好送给布朗。两个女职员既无杀害布朗的动
机,也无同谋之嫌。”
  “邻座的贝克也无杀人动机吗?”萨拉里问道。
  “有。听说此人与布朗玩纸牌欠了他很多钱。两个人虽然是邻座,桌与桌之间乱七
八糟的堆放了许多东西,但贝克要想不被发现往布朗的杯子里放毒是不可能的。”
  “说是布朗死前将咖啡溅到了稿纸上,那稿纸保管起来了吗?”
  “我想是的。”
  “那么就去化验一下稿纸,另外布朗杯子里剩下的掺毒的咖啡我想也取证收起来了
吧?”按照萨拉里的意思,一小时从鉴定科出来的刑事部长高兴的说:“真是意外,果
不你所料。”
  那么,贝克是怎样毒死布朗的呢?

贝克是个大笨蛋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14 16:55 | detective—只有一个的真相

从图画到语言



魔方大厦是很小的时候看过的连环画,到了今天突然又要看看原著文字的念头,于是就到当当买了这本书。我想过了一定的年纪再来看这本书,往往是缘于童年的美好记忆。郑渊洁带给那个时候的我们的印象是绝对丰富的想象力,但是现在不用一个小时就可以看掉的书里面,其实情节真的非常简单,有的时候人物的来来去去并不那么的构思巧妙,但是,绝对不可以因为现在的眼界就去否定当时的快乐,如果事事都要拍案叫绝,那么百科全书也不一定能够满足我的愿望。

之所以喜欢一本书,也许只是源于书中的某一句话,那也许只是一些概念性的描述,但是就是那么触动了自己一直在意的东西。那浑身透明的玻璃人,不会有一丁点的虚伪,心里又什么都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那不是什么赤裸裸的人心恶的表现,而是从里到外都非常的纯洁。所以善良的人见到他们,并不会觉得隐私被窥探,只有本来就遮遮掩掩的人才会推己及人地怀疑别人在心底打着自己的什么小报告。

而那些渴望着男孩子么能够勇敢一点,可以保护自己的女孩子们,不管是小蚂蚁小哥璐,还是小姑娘小雨点,他们的心思到了今天恐怕还是一样的。在女孩子的眼光之下努力勇敢的来克最后感觉挺好,这本来就是在彼此的信任和扶持之下才产生的进步,才培养出来的友谊。

郑渊洁用“星座号”的故事来拒绝过度的物质享受和财富,还是“白天鹅餐厅”以一种幽默的方式来讽刺那些没有文化的所谓上层人士,都曾经让我哈哈大笑。而“牛奶井”那些只喝牛奶不吃弱小东西的理想国般的秩序影射的也恐怕并不仅仅是动物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始终认为,能够以一种孩童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简单但又充满智慧的,国外的作家有圣埃克苏佩里,中国的作家,郑渊洁应该算一个。

他不是那种会死命煽情的人,他的文笔也并不一定就是最好,或者说他也不太可能是伴随我一生的作家,但他会是我阅读生命中不可跨越的一个重要环节。

我不得不惊叹于他巨大的想象力,把未知的世界都一一呈现,不能因为我们后来知道这世界的情况,就把那带我们进门的老师忘掉。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14 12:52 | book—

真假新娘

约翰是一名孤儿,但经过几年的打拼已经有了可观的家产。在前不久,他刚刚按照德国风俗与一名女子结了婚,但是婚礼后没几天就出事去世了,留下了一大笔遗产等待继承。这笔钱将全部归他的新婚妻子所有。由于约翰没有亲朋,所以无人知晓他的妻子。在葬礼上出现了两个女人,都说自己是约翰的妻子。现在人们所知道的就是约翰的妻子是一名钢琴教师。警长见到这样的情况也很为难,于是让这两个人各弹一曲钢琴曲,好让自己有时间细细观察那两人。
两人暂且被称为新娘A和新娘B。新娘A弹得十分流畅,警长注意到她似乎家境不错,十只手指上几乎戴满了戒指,特别是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熠熠发光。新娘B弹得也很不错,只是她似乎没有新娘A那么有钱,她只在右手无名指上戴了一枚结婚戒指。当两人弹完了之后,警长说:“我已经知道真正的新娘是谁了。”
真正的新娘是谁呢?

我的解释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11 10:29 | detective—只有一个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