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________^…………


by hanamichikak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5年 06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吴哥窟洞穴

我想只有我这疯子才会挂代理上来写这些话
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没有办法说。
于是到这里来呕吐。


是呀是呀,我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但是为什么爱起来可以这样深情,等到爱变了,对一个女孩子说话又可以这样的狠心无情?真是没风度。
我其实一直都是相信蝶来着,相信她眼睛里面的汗衫,但是,这次看得我很火大。
sguo并不是谁的地盘,想走想留都是个人自由,但是至少别人想干什么不要这样粗鲁的阻止好不好?就好像当初月之海的去留,虽然他作孽无数,并没有谁逼他离开,难道现在连这点权利和自由都没有了吗?

天一走了,八戒走了,那么有趣的人一个一个都走得差不多了,我现在除了守着工地的人,和哑巴玩玩,过去的人我还能留住多少?人总是会越来越远的,我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离某些人也远了,只是我自己觉得距离有的时候会避免伤害。而他们觉得距离就是伤害。

我今天发神经,把blogcn的那个叶子锁了,其实我并不会在那里写什么。只不过因为八戒的某个叶子锁了,天一的某个叶子锁了,于是我的偷窥的资格也被剥夺了,于是我也锁一个吧,好叫我心里暖和。

于是走吧走吧都走吧,我好不容易想重新回十二国去,继续那里的生活,后来发现我这没经历过什么风浪的人都已经回不去了,这社区TMD到底是怎么了?

闹心!!!

尸魂那边的水区最近也不敢去了,一个一个的大字,这版面看得我触目惊心,我并不是反对什么,我也不想反对什么,有什么话,我那次都废话完毕了。记得哑巴刚离开sguo的时候,建了自己的论坛,他在那里问OMAKE,说是不是能够建立尸魂界,那个时候我并不完全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直到我后来看到了尸魂的论坛。我想那一定是哑巴的美好的梦吧?于是我就话多了。

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全身投入那里,我还在sguo里面拖拖拉拉,那个时候bleach也完全没有看。我便是一个谄媚着留在SGUO的人,渐渐地对那里的很多东西产生了厌倦。

其实我觉得“梦之岛思念公园”可以关闭了,且不说给外人看了奇怪,即使是设密,也难以摆脱那段日子,因为现在伤害又来了。

我其实是局外人,所以我既然这样想也没资格说什么,那里我以前还去,现在很久不去了。于是我想,没有经历戴的那场风波,或许是我的幸运才对。

但是总觉得有一点心冷,因为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也被某些东西误伤了。

这些话写出来,恐怕又要得罪人了,我以前就是怕得罪什么人,所以有的话都不说出口。不过想我到sguo的第一天开始就开始得罪人了,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话都说完了,就这样结束吧,好好写文去,我也就这么点办法自己解脱了,顺便指桑骂槐。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17 20:09

忽如一夜春风来

忽如一夜春风来,除了鬼罗殿,狐狸和写了章小妹之后就没出现过的八戒,大家都直奔废柴13而去了,我其实有自己的blog,当初一不小心注册,也是因为那朵小花……于是在废柴13留言居然不用注册就有小花,我好满足=v=

于是把这里的皮搬到52去,这里也就不更新了,但是EXBLOG这里有很多好玩的blog,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于是偶尔上来看看吧。

至于我在52那地方的地址,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不废话了

于是我今天是来玩备份的……

以下就是伟大的珊瑚同学提供的呀,我下载之后发现密密麻麻,完全看不清自己写的是什么= =,不过这个模板倒很清爽,于是用了就不改回来了,我懒

exblog旧日记backup方法
2005.06.11.Sat
首先进入http://www.log2mt.com/
在"エキサイトブログ"那里,键入自己原来的blog地址.
记得先把exblog的skin改成系统默认的"スクエアベーシック",在"エキサイトブログ提供スキン"的第三页....
那么,"export entries".
然后把那弹出窗口里的log文件保存到适当的地方便可以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12 11:22

加拿大2号分线登陆

HC09

如果那个叫“山田”的姑娘流泪,那么他就递上饮料,嗅那恋爱的味道,让她暂时忘却忧伤。学院祭的橙黄灯光下面,从那多次找个借口路过的女孩的身边悄然而过,不用回头也知道她的眼神里面闪着怎样的光彩。人人都可以为了一碗拉面扑在真山身上大叫“喜欢你”,只是这游戏一般的话,到了山田口中却好像禁断,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顿时是众人喧嚣中两个人的脸红和无所适从,他便打破僵局一般把个大活人扔回本垒,现场顿时鸡飞狗跳,只是那躺在怀里的和询问情况的正好换位,那时的心焦和关切,这时看到的脸部特写与亲密接触,都变成越来越快的心跳,还来不及尴尬的时候,他又抱起所有的战利品逃之夭夭,留下身后的哭嚎一片,混乱一片。


看过了HC漫画的第六本,野宫的犀利让我叹为观止。
“我问你,你是不是继续准备和他搞暧昧,一直撑到他们俩分开?”
“单恋被发现,就算没有进展,心情也比较轻松,因为对方会在罪恶感的驱使下变得体贴……”
野宫说对了山田,也说对了真山。
山田就是这样的人,一旦爱上了,便不会轻易放弃,否则的话,那应该也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爱了吧?
真山就是这样的人,不忍心去拒绝什么,却也无法去感谢什么,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俩都无法回避彼此吧?

学院祭时穿着西装的真山看起来还是圣诞节时穿着黄风衣的真山随意,只不过有的话说得再轻描淡写,最终逃不过某个人的揭穿,这个人曾经说过:“只有一个人都让真山一路小跑地赶到她的身边去。”这个人也曾经无数次提到真山经意或者不经意的每晚“盯梢”,这个人还会把自己的手机铃声设成“月亮河”来混淆视听。他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实在是招打,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其实都是真话。

第一次见他正经,是在温泉旅馆里面蘸着酱油作画,第二次见他正经,是在材料室里面雕刻作品。眼睛专注起来的时候,便身无外物,让旁观者们都作老僧入定状。哦,不对不对,第一次分明是在他摇摇晃晃走过商业街的时候,橱窗里的红舞鞋和素描本上形状交错得有如电光火石,把礼物送给那个躲在窗帘后面的女孩子的时候,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给你!”包括那不知什么时候放在花本杯子里的白色木胸针,让那个意外的女孩子捧在手里,心情就好像那炉灶上溢出来的牛奶,雾气氤氲。

他睡在草地上,黄叶从山田的指尖滑落。
“前些日子真得谢谢你了……”
“你指的是哪一件?”
于是一起微笑。

他被真山掐的半死不活,竹本正要对花本说出胸针的来历。正在屏气凝神之时,他便复活,吓得旁人花容失色。
他看到那个女孩把胸针别在那画着蓝天白云的包上,白色的飞鸟自由翱翔;他看到那个女孩把胸针别在黑色衣领的下面,白色的飞鸟纯洁醒目。
“小鸟的胸针……想要……像这样的……”
于是他又去招呼那个想说什么最后并没有说成的竹本。
“去吃蛋糕吧!”
于是一起微笑。


别人的事情,有的话也许并不能说出口,那么他来帮忙。
自己的事情,有的话也许并不一定要说出口,也不需要别人帮忙。
他是鲶鱼,他是泥鳅,他是森田忍


2005.6.11 鲶鱼,泥鳅,森田忍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11 15:31

今日之rp

我觉得这个世界都是机缘巧合,包括这华丽丽的爱,只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典故,所以至今改不了口,但是不管是哑巴还是上吊,都是我心向往之的可爱姑娘呀。

虽然已经被禁止了学习制作网页和修图,但是我在此时此刻还是体会到了,不会修图真的是不行的,于是只好搬这个logo充数



==============分隔线==============

然后又说到bleach35真得很棒,剑八出场的时候,实在是太有气势了,但是无法截图。ED里面又截了两张喜欢的图,小白真的不像是队长呀,乱姐姐大好。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10 22:52

H&C08

也许我们不会知道对于彼此有多依赖,直到我们不得不分离。

也许我们不会知道对于那个人有多深爱,直到我们真正开始决定坚持。

“放弃”这个词语,无论如何都不会从嘴巴里面说出来,那是因为心灵就从来没有想过对现实服输,大家都是愿赌。

送行时强颜欢笑着流泪;月光照进窗户时拱手向下望的关注,下意识在某处停留手里端着的黑咖啡……

茶色头发的味道,冰冷的耳际的感觉,后背传来的体温。

工作到深夜,冲着咖啡,唱着怀旧的小曲,脸上露出的微笑,房间里面透出来的灯光。

如果说了“放弃”,这一切是不是会越来越远?

只是人与人的距离,都是因为交往而日渐接近。

回想起刚到宿舍时的举目无亲,现在宁愿忍受那烤过的南瓜上的薄荷冰激凌,也不要再去体会那种冷冷清清。

那个对着画像连哭两个礼拜的男人,现在正在蒙古饱受分离之苦,那么自己如果可以,就不能将她落单不顾。

要喝茶吗?吃不吃栗子?苹果呢?煮鸡蛋?玩拼图游戏?……

既然来了,又怎么可以让女孩子来牵他的手问他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

还好来了,别说是凡尔赛宫的厨房组合,就是天上的星星也一定要努力摘给她。

在我们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瓷器,捧着爱不释手,却又担心失手损坏。

如果只是远远的注视着他(她),就好像只是假装欣赏房间角落里面的那一盆花,其实也会幸福,其实也会失落。

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找那最佳的距离,就算能靠得最近,至少也应该是能够第一个看到那个人的笑颜的地方。


写于2005.6.4 我们之间的距离

于是我说我什么时候也去找找那一边刷牙一边吃冰激凌的感觉……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04 22:25

于是今天来自加拿大

下午上这里的时候,发现欧洲短路了,于是换了加拿大的代理。

这简直就是因祸得福亚,瓦卡卡,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

这两天看了bleach的34和EMMA09

bleach明显在强调小吉良的恋爱情绪,讲同期故事的时候吉良就纯洁得像一个多啦A梦,不过我觉得有意思的还是下面两个镜头:

大白白在这一集里面甩了两次头发,我也明白了他头上那东西是怎么缠上去的了(貌似从后面看就不怎么好看了)



这动画里面花得最走形的人现在已经从恋次同学转变成为吉良同学了,他那个遮脸的头发我就不说了,然后发现那分叉的头发便有如南湖的菱角……



ED里面看烟花的那一幕还是要收藏,于是其他的便可以删除了



总的来说这一集还不错呀


==============================
EMMA09没有像漫画一样留白,老太太便在那一集去世了,这片子便是这样淡淡的东西,但是看过漫画,还是觉得这样处理不是最高的一招

坎贝尔小姐在威廉要和她说清楚之前离开,便又让我回想起来东爱的味道,其实这动画巴坎贝尔小姐给刻画得更丰富了。

================================
于是今天我的盘又满了,开始大规模删除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5-06-01 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