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________^…………


by hanamichikak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detective—只有一个的真相 ( 2 )

这年头杀人也要动脑子

青年侦探萨拉里前往纽约市警察局造访,接待他的是警察局的刑事部长。
  “部长先生,看您的神态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棘手的案子?”
  “是的,现在手头有一宗咖啡毒杀案,遇到些麻烦,案子毫无进展。其中至为关键
的是凶手究竟怎么让死者服的毒这一点,始终难以确认。”
  “你是否说得更具体一点儿?”
  这是一宗光天化日下发生在某公司内且又是在众目暌暌之下巧妙行凶的谋杀案--

  职员贝克拿着杯子起身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当回到座位上时,“哟,怎么喝起白开
水来了,还是让我给你来杯咖啡吧。”一女同事殷勤的说。
  “哦,不用了,我是想吃片感冒药。不过吃药的归吃药,还是麻烦你再来杯咖啡吧
。”贝克边说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药包。
  “要是泡咖啡的话,给我也来一杯。”坐在贝克邻桌的布朗也抬起头。布朗喜欢喝
咖啡在公司内是出了名的。让布朗这么一嚷嚷,屋里所有的人都说要咖啡。女同事只好
为每个人都准备一杯,另一位女职员也过去帮忙。这种情形在公司内是司空见惯的。
  布朗从女同事伸过来的托盘中取了两杯,其中一杯递给了邻桌的贝克,然后从放在
两人桌子中间的砂糖壶中盛了两勺糖放在自己的杯中,再将砂糖壶移到贝克那边。布朗
端起杯子只喝了一口就突然咳嗽起来,咖啡溅到桌前的稿纸上。贝克见状马上将自己喝
药剩下的多半杯水递给布朗,布朗接过去一口喝尽,但痛苦愈发加剧,杯子也从手中脱
落掉在地上摔碎了。
  “喂,怎么啦!”贝克快速奔过来抱起就要倒下的布朗,但布朗已经断气了。
  “贝克这个人反应很机敏,他当即让把所有人的杯子包括布朗的在内都保管起来,
所以当我们赶到时现场也保护的很好。”刑事部长向萨拉里说明道。“经鉴定,放有毒
的只有布朗的杯子,其他人的杯子及砂糖壶上都没有化验出有毒。当然两名女职员一度
被怀疑,但倒咖啡和送咖啡的都是两人一块做的,而且一个个杯子又难以分辨,所以除
非两个人是同谋,否则很难将有毒的一杯正好送给布朗。两个女职员既无杀害布朗的动
机,也无同谋之嫌。”
  “邻座的贝克也无杀人动机吗?”萨拉里问道。
  “有。听说此人与布朗玩纸牌欠了他很多钱。两个人虽然是邻座,桌与桌之间乱七
八糟的堆放了许多东西,但贝克要想不被发现往布朗的杯子里放毒是不可能的。”
  “说是布朗死前将咖啡溅到了稿纸上,那稿纸保管起来了吗?”
  “我想是的。”
  “那么就去化验一下稿纸,另外布朗杯子里剩下的掺毒的咖啡我想也取证收起来了
吧?”按照萨拉里的意思,一小时从鉴定科出来的刑事部长高兴的说:“真是意外,果
不你所料。”
  那么,贝克是怎样毒死布朗的呢?

贝克是个大笨蛋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14 16:55 | detective—只有一个的真相

真假新娘

约翰是一名孤儿,但经过几年的打拼已经有了可观的家产。在前不久,他刚刚按照德国风俗与一名女子结了婚,但是婚礼后没几天就出事去世了,留下了一大笔遗产等待继承。这笔钱将全部归他的新婚妻子所有。由于约翰没有亲朋,所以无人知晓他的妻子。在葬礼上出现了两个女人,都说自己是约翰的妻子。现在人们所知道的就是约翰的妻子是一名钢琴教师。警长见到这样的情况也很为难,于是让这两个人各弹一曲钢琴曲,好让自己有时间细细观察那两人。
两人暂且被称为新娘A和新娘B。新娘A弹得十分流畅,警长注意到她似乎家境不错,十只手指上几乎戴满了戒指,特别是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熠熠发光。新娘B弹得也很不错,只是她似乎没有新娘A那么有钱,她只在右手无名指上戴了一枚结婚戒指。当两人弹完了之后,警长说:“我已经知道真正的新娘是谁了。”
真正的新娘是谁呢?

我的解释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11 10:29 | detective—只有一个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