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子^________^…………


by hanamichikaka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カテゴリ:book—( 11 )

有一天我们终将变老



今天终于把这本《失窃的孩子》看完了,本来是想从里面读出一些好玩的东西的,但是合上书本的时候却只剩下感叹和哀伤。

没有什么时空转换和起死回生的魔法,不管是亨利戴还是安尼戴,或者是古斯塔夫,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罢了,而他们作为孩子的那一段时光都已经被偷走了,不再回来。我想这大概才是本书的作者要表达的原意。孩子为什么会被偷走,也就是孩子为什么会成长的问题,他们要面临各式各样的变故,遭受各种各样的痛苦,最后有的就这样苍老,无法面对将来未知生活的人就此走向毁灭,只剩下那些内心坚强的孩子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成熟起来,抛弃掉复仇和恐惧的心理,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就像译者所说的,这部小说记载的是“童年的梦想,现实的责任”,不管我们在外界遭受了多少不公平和的待遇,我们只是在选择一个让自己幸福的人生。

现实的人生有现实的烦恼,比如背负着过去和罪孽,又害怕被人戳穿,或者是在渐渐来临的青春期悸动的面前变得不知所措又充满好奇;仙灵的人生也充满了仙灵的烦恼,他们终日躲在树洞里面担惊受怕,恐惧着人类对他们的进攻和绞杀。然而现实的人生也有现实的乐趣,当你依偎在母亲的怀抱感受她特有的疼爱的温度,当你爱上一个人,和她组织家庭,并且看着稚嫩的婴儿慢慢长大,体会人伦所带来的无穷喜悦;仙灵的世界同样也有仙灵的乐趣,当你恶作剧地跑入人类的家庭用一种“偷”的方式惊险刺激地拿来食物和衣服,或者是在耳边擦过子弹的当口点燃香烟,当你躲藏在那个图书馆地下室里面从莎士比亚看到弗吉尼亚伍尔夫,一切都看你自己怎么选择,在哪里都有痛苦,在哪里都有幸福。

贝卡把“性”的概念带入仙灵的群组,他们就已经不再是孩子了,而溺水的伊格尔的解剖结果就是除了相貌还是一个孩子之外,身体的机能都已经严重损坏和萎缩得好像一个百岁老人。事实上,他们的确已经在森林里面等待了一百年以上了,古斯塔夫在与亨利戴换生之后,最迫不及待要做的事情都是赶快长大,为了确认自己的成人,他选择了用召妓的方式来进行性体验,然而这种事情在当时的他并没有半点快乐可言,直到后来他遇上了泰思之后,肉才与灵结合生成了爱。即使是后来最后进入仙灵队伍的安尼戴,也在成熟着,即使是表面上还像一个孩子,内心深处却在慢慢萌生对斯帕克的爱意。

如果说还有一个孩子没有被偷走,那么那个孩子就是女孩斯帕克。她纯洁的精神世界在图书当中找到了最好的依托,不管走到哪里都显得纤尘不染,是她带领着安尼戴逐渐走出了童书的世界,走入了文学世界的殿堂,抛开童书并不代表不再是一个孩子,身体衰老并不代表内心不可以再是一个孩子。孩子的定义有的时候很狭窄,有的时候又可以很宽泛。有一天我们终将变老,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内心努力做一个纯洁的孩子,斯帕克就是这样的一个理想的形象,因此她成了译者和作者最为偏爱的角色,她远离痛苦和煎熬的内心,时时超然物外,成熟冷静善良可亲,作为一种理想的象征存在于小说当中,和泰思一样用温暖改变了两个男孩的命运。但是正是因为这种超然的存在,斯帕克并不那么的真实。再加上斯帕克一直竭力阻止安尼戴对她的表白,宁愿出走也不愿意让“爱情”这样的成人字眼闯入她的生活,而在内心当中她何尝不是不是早已对彼此的情感属性有了和安尼戴相同的认识了呢?在这一方面的斯帕克其实是脆弱的,她没有参透“爱和童心”可以并存的道理

而我其实并不满意换生后的亨利戴,却把我的满心喜爱都投射在安尼戴身上。他原本是应该叫亨利戴的,但是那段生活被粗暴地夺走了。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这种损失奇迹般地成就了现在的他,以前的他是一个只知道索取的任性的孩子,现在的他却学会了放弃冤冤相报,成为了一个宽容淡然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性格与斯帕克越来越相似,但他的表情和心态比斯帕克还要真实可近。面对这样的一个孩子,我们见证是他的成长,体会的是他的淡然,获得的是自己内心的会心和宁静。虽然他被偷走了,他却依旧为自己选择了人生,没有听从人类社会或者是仙灵群组的规则的命运的安排,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将来的方向,战胜了心中对于未知世界的迷茫和恐惧。

除了安尼戴之外,他的母亲同样是我喜爱的角色,当安尼戴的父亲在目睹了自己的儿子变成仙灵后吞枪自杀的时候,谁敢说敏感的女人感觉不到一丝端倪?在书的末尾处她这样安慰自己的“儿子”:“我一切都知道,亨利。”那也许并不是她的孩子,但是在多年的养育和朝夕相处之后,亨利戴终于成为了她的儿子,给予他关爱,抚养他成长,见证他自己组织家庭,母亲完成的是自己的职责,把塑造自己的任务放手给了孩子,不管他曾经是谁,现在他只是他自己。那并不是经常在小说中出镜的角色,但是她的温暖因为文末的几句话顿是在整篇小说当中洋溢起来。

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感觉就好像是在照镜子,镜子里外的人其实是同一个,但是却在那一时刻混淆了真假虚实,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对方,为我们展现了犹如芥川龙之介《丛莽中》当中的无数可能性,最终在寻找自我的旅途当中恍然大悟彼此宽恕,不过更多的时候也许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幻觉,就像亨利戴一厢情愿地以为安尼戴对他的原谅,而事实上他所看到的那抹微笑在安尼戴事后的回忆当中只字未提一样,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自我安慰也好,心理暗示也好,人有的时候需要这些东西来帮助自己走出困境,结局好一切都好,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们到底过得怎么样呢?罗格森兰兹说:“和芸芸众生一个样。”即使是童话故事里面不愿意再长大的彼得潘,在现在的我看来,其实也只是一个外表像孩子内心却苍老无比的老头罢了,他所有能够维持自我世界的力量其实就是对自我不停的暗示,使他以之为信念来不断实践自己的愿望,有时愿望的本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其实是在自己坚持的动作。

孩子总有一天是要被偷走了,幸好还有无穷无尽的数量的孩子要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来。我们也许是被一些人用粗暴的方式偷走的孩子,对此我们无力改变什么,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像安尼戴一样,将这种伤害停止,寻找自己的人生,不再偷走别人的孩子,不再干涉他人的幸福。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8-06 22:42 | book—

人人都有超级魂



佐贺的超级阿嬷,其实一点也不超级,那不过是一个贫穷的人,想尽办法带着微笑的心境活下去,最终让物质贫乏得自己变得幸福的一种方式。幸福并不一定和钱有关系,这是一个真理。但是放在人的身上要实行起来并不是很容易。因为人本身是很容易想不开的动物,他有太多的欲望。而那微笑着的阿嬷也并不是天生就干惯了脏活累活的人,相反地,她站在那里,笑得文雅而有气质,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清洁人员。有的时候,职业并不能够决定我们的气质,决定我们的气质的只有我们的内心。但是更多的人是对于职业和境遇屈服了,被外在强加给我们的所谓“身份”所规定,言谈举止失去了自己的本色。

一个生活在贫穷里面的人,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想着如何活下去,就会少掉很多无病呻吟的烦恼,也不会有时间去奢侈地做无聊的事情,她的生命的每一分钟都是保质保量地完成,直到老得无法工作的时候,都会为了自己而举起哑铃来锻炼。这是完全为了自己的人生,工作虽然是谋生的一种手段,也是让自己始终保持充沛活力的一种方式。即使是从事清洁工作,同样要保有一种人本身的尊严,运用伶牙俐齿,让自己没有机会堕入悲哀,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这样几件财富:微笑、坚强、乐观、自尊、换个角度看问题。

这些问题已经有很多人谈了,我还要说一个环保的问题。书里的阿嬷走路身后带个磁铁,把一些废旧钉子都吸在身上,一边走路一边还可以赚点外快,虽然有一次很窘,把磁铁吸在公交车上,还以为吸到了大家伙,但是在现在看来绝对是回收利用废物的好方法,昭广更是运用这个办法在贫穷的生活当中实现了买蜡笔的愿望,而且是拥有其他人都没有的颜色呢。再加上对于家门口的那条河当中漂流下来的“超市”的物品的利用,正是应了阿嬷的一句话,只有可以捡来的东西,没有应该扔掉的东西。在我的父母身上,这样的品质依然保留着,而我最多做得到尽量少扔,却没有捡的行动,一方面是没有捡的意识,另一方面是没有捡的勇气。在现在的社会,对于在垃圾堆里寻宝的行为人们是抱以异样的眼光的。其实我们的生活还没有富裕到这样的程度,如果对于丢掉的东西加以利用,一方面可以节约金钱,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避免浪费给这个世界少制造一点垃圾。我现在就是受到了很多捡来的东西的恩惠,我觉得用有这样的勤俭父母是我的骄傲,就好像昭广会在事后深情回忆他的超级阿嬷一样,即使我并不能在人生路上获得多少成功,我也很感激父母在节约和环保方面对我的言传身教,对于孩子来说,在年幼的时候,能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生活,为民就可以善待生活中的一切,为官就会善待人民和资源,不至于走向昏聩。

所以阿嬷的故事虽然平淡,但是它的意义是深远的,对于将来的孩子来说,恐怕大多数连贫困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而那些还现在还陷在贫困里的孩子恐怕并没有多少机会读到这样的书。我想这样的书还是要买一本留在身边的,或许在很久以为被子孙后代翻出来,会给他们一些感动,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把我的父母的事情写下来,给他们最深切的温暖。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22 12:44 | book—

失窃的孩子

《失窃的孩子》终于入手了,嗷嗷!这是无论如何也要专门开一篇来庆祝的事情。

我管你前面的坑有没有填呀

但是为了节省一点运费,我居然买了70块钱的书,这些钱本来是用来打的的,所以也就没有负罪感了。

而且打的打过了就算了,书买回来还要看的,简直就没有结束的一天……

可是我好幸福TAT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7-16 19:19 | book—

与艺伎有关的回忆录



如果剥离那些大蝴蝶结的和服、白色的颜料、高高的发髻、三味线和古都之舞,也许这只是个美国女孩子的故事。最好的证据是千代;蓝灰色的眼睛。小姑娘对于田中先生也好,会长也好的感情,其实就和《荆棘鸟》里面的梅吉和神父拉尔夫是一样的。这一些都不稀奇,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是部好小说。因为小说作者的日本知识背景,让他把日本文化中的很多细节以及细节的美都表现出来了,通过作者的眼睛,千代对于事物的观察之敏锐,都化作一个个令人会心一笑的比喻,给阅读者美的享受。自从读过《麦田里的守望者》之后,我很久没有被那样的比喻打动过了。

但是电影却很让人失望,演得最好的感觉居然还是巩俐,我其实在看书的时候就能够想象她演的样子,符合我的想象。其他的两个人却不是很出彩,还不如南瓜的演员。章子仪把小百合塑造成为一个单纯的女孩,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脱衣服,不过想起来,这种有心计的女孩子本来就是不她所长,但是为什么她三十岁和十五岁没有什么区别呢?哎~
另外就延和会长而言,我其实很关注他们的表演,因为役所广司本来就是我很喜欢的演技派,但是他居然没有毁容,根本不像蜥蜴先生,会长的下巴光溜溜的,连《硫磺岛的手纸》里面的扮相都比他这里要好,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年纪其实很大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唉~

算了,去豆瓣看评论去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20 17:54 | book—


我承认说坏话的人不腰疼,但是我觉得这本书让我很失望,所以还是要说几句。

应该说这本书的创意很好,作家放下了创作了一半的童话,让童话中的人物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此吸引人的开头,不知道可以联想出多少精彩的故事。可惜就像作者本人在故事中对童话作家的评价那样,玛亚蕾娜·棱贝克也并不能算是一个多么有想象力的人,虽然这样的话很尖刻,但是我自认也是看过不少童书的人,所以有这个底气这样来说。

没有想象力,首先表现在对于童话主人公的描画上,善良又有点稀里糊涂的国王,夜游成性外加神经过敏的皇后,和一个只知道梦想着王子的玫瑰红公主,还有就是街上的小混混们和所谓的坏人“好记性伯爵”,人物其实都很单薄,除了十三页和那头龙还算是比较可爱,但是就像作者在童话里写的那样,这样的形象在其他的童话里面都出现过了,已经被人写过了。

没有想象力,还表现在故事的内容上,我只看到了国王一家人在现实世界的短暂游历,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们是虚拟出来的人们看不见而画上句号,最后还是只和童话里面的人搞在一起,在现实中什么也找不到,除了冷漠和脏话之外什么也没有,这是作者对于现实世界的观点,我没有资格评论。那么连作者本人都认为童话中的人物只是一种虚拟,不具有在现实中与人交流的能力,那么我就要质疑,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写这本书?让我们来猜想一下吧:作者借书中的那个作家的口,说现实的生活是很悲惨的,所以要在童话里面给每一个人一个幸福的结局,其实这句话是一个最大的笑话,没有什么人能够规定他人的幸福,而且你怎么就知道别人不幸福呢?带着这种所谓的悲悯写出来的东西,目的性太强,而且也不一定就能成为打动人们心灵的文字,那不叫童话,不过是精神龟缩的角落罢了,现实世界还在那里,不能视而不见,不能自我欺骗。于是这些七七八八的所谓冒险故事当中,居然还掺杂了其他人写过的童话来凑数,这对于一部不到一百页的书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凑字数的剽窃,因为我看不出非这样借用他人的故事不可的必要,有想象力的人大可以自己杜撰一个精彩的故事,可是她没有,而且还挑了几个根本就没什么大意思的故事,所以我说她没有想象力,同时也没有什么鉴赏力。而且也缺乏讲故事的能力,看看《海的女儿》被讲成什么样子了……没有血肉只有梗概般的骨头。最糟糕的是,在童话的结尾,作家终于把没写完的故事写完了,这个故事有一大半都是抄袭这本书前面的情节,也就是说把前面发生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再次凑字数,最后才讲了个黑猫王子的故事来结束,也是差强人意。

作家认为童话里面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都要那些生活在童话里面的人自己去体验,这句话本身是对的,但是作为本书的作者却太过于偷懒和消极,她借大龙的口说:“C'est La Vie”,说这就是生活,难道言下之意是根本没有什么童话?童话只不过是人自己编出来的一厢情愿的愿意相信就相信其实也是不存在的想怎么样都无所谓的东西吗?你有这样认为的自由,我也坚决捍卫我反对你的权力!

让一个不相信童话的人来写童话,真的是一场灾难,我为我自己看了这样的一本书而感到难过。当然书里面有一些句子我还是喜欢的,但是我无法接受这样骗小孩子一样的结局,像一张白纸一样苍白无力。大概是我对德国童话的胃口都被米切尔·恩德给宠坏了,要知道大师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都不过是一些艳丽的泡沫罢了。

唯一让我安慰的是书的插图很漂亮,但是配这样的一本书又让我觉得很可惜。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18 15:55 | book—
盗版的尸鬼4,其实第三部的后半部分,从贡子倒下开始直到尸变再到最后长眠,一切都真相大白,所以没有什么好推理的,只有单纯的旁观。

我看到很多人死了,有的人又复活了。复活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吸血,但是他们都逃不出最终再次死去的命运。有的人庆幸这场死亡带给自己的解脱,有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还有些人在不甘中大声尖叫。

我看到有很多人侥幸没有死在尸鬼手里,但是他们在心中的恶鬼复苏之后,变成了与之同类的生物,并且将他们的生命随意剥夺。如果说已开始对于死亡还能有所感触的话,后来的他们都不再对于自己的举动报以感情,甚或是由那些可以要去满足内心杀戮渴望的人。

于是一切失控。

我只是看到越来越多的尸体。人们开始用行动来代替语言,只有冷漠和面无表情,或者是只剩下血红的眼睛。也许他们可以这样放纵的机会不多。

这个时候,奇怪了,反而是尸鬼们在那里长篇大论地探讨着生命中的哲学问题,也许他们可以这样交心的时间太少。

每一个人都怕死,怕得要死。如果是我获得了生命,恐怕也是要拼命延续下去的。一旦为人就坚守自己的原则保护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什么放弃生命的傻事。一旦为鬼,就要和人类划清界限,将自己的存在保持下去,这也许就是静信所说的苟延残喘。

但是悲剧就在于沙子执著于人类社会的那一套秩序,害怕孤独,渴望群族的温暖,当目标不理智的时候,行动就无法理智,分不开区别,划不清界限,最终只能在牵绊当中被自己打败。

关于小说,我想还要找个时间来专门谈谈那个关于兄弟之间的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在小说当中实在是有很丰富的内涵,可以说是多解的。改天再来谈吧!

小说中唯一的问题,静信尸变的时间似乎也太短了吧orz

还有,我要写同人哪><某些人的故事不能就这么一笔带过了,嗷嗷。
于是那谁,请快点苏醒过来,我们一起找人出尸鬼的同人志吧。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17 16:33 | book—
恩,真相大白,果然是吸血鬼,果然是山入。不过感觉奇怪的是,很多东西都是缘于静信的小说的设计,吸血鬼就变成了叫作尸鬼。
我承认前面的一系列伏笔还有很多我当时未曾注意,说实话谁会如此琐屑地看一部小说呀,太费时间了,简直就是找茬。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当时阿彻死的时候我很难过了,因为最终不能避免的就是阿彻和夏野的残杀。辰巳就是个变态。阿彻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恐怕就是杀人,更何况是杀朋友。夏夜虽然嘴很硬,但是真的要他做猎人,即使是面对他极其讨厌的清水惠也是下不了手的,何况是最好的朋友阿彻。而田中薰的悲剧也即将开始,虽然遭受这一场所谓惩罚的人首先是她的父亲。

江渊医院和葬仪社,很明显是在抢敏夫和静信的生意,村子马上就要逃脱佛寺和医院的掌控了。再加上几年之前他们就已经搞定了老兼正,所以外场已经沦陷了。现在就只剩下解释为什么他们要在外场搞那么多尸鬼了,其他的都真相大白。

真相大白之后,很多事情无法解决就更显得悲伤了。医院那边也终于开始的蔓延,一切都止不住了。没有玄疑,也就没有办法乱弹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14 15:50 | book—

尸鬼2观后乱谈

这回玩大了,不仅是有人死去,还有人辞职和搬家。
死掉的人,不是因为传染病,却也充满着关联。有一些死人生前遇到过兼正家的人。
辞职和搬家的人都是发病的人,整家整家得搬,只带走一些随身携带的生活用品。
山入被完全孤立。
夏野发现清水惠诈尸。
一一来说吧。

1.关于这些人都受控制的问题
其实辞职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这一类现象发生在在外地上班的外场居民,这暗示着他们将永远留在外场,不再外出。
但是与之相反的一件事情则是,还有很多人搬出去,搬走的时候,不是家里面死了人了,就是还在病中,或者是在病中自己不知道,很明显,这是被控制的表现。
控制者就是安排高砂运输来搬家的人。

2.搬到哪里去的问题
既然是辞职回家,那么断然没有搬出外场去的可能。控制者就在外场村里面。
什么地方是最保险,最不被人发现的呢?山入。
山入里面的人死得那么惨,碎尸,没有人再愿意去看看。
山入外面的住户全部被肃清,搬家。
由于山洪和泥石流,山入的路被封住了。
这种情况下,里面就是举行诈尸比赛也没有人会去注意。
所以感觉是人都到那里去了。

3.怎么传染的问题
症状贫血,输血之后气色会好转,身上有很多疤痕,类似虫咬,小孩子的抵抗力更差,神情呆滞,但是没有其他症状。该不会是被吸血了吧?吸的干干的,表面上看不出来,就好像白骨精当年吸人血一样,不过那个时候从电视上看,人都被吸扁了,呵呵,照理说死于失血过多,,敏夫会查的出来。
如果说只是遇见兼正家的人就要死的话,静信现在还好好活着呢。

但不管怎么说,清水惠肯定是诈尸了,把明信片都收走了。
这本书里面我唯一觉得可惜的就是阿彻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挺难过得。
应该来说只有土葬的人才有诈尸的可能,山入的那三个现在已经是粉末了吧?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11 15:53 | book—

尸鬼1观后乱谈

终于把尸鬼1看完了,在这里谈谈几个玄疑的猜想:

1.黑色奔驰车主人身份、去向问题

根据他开车摇摇晃晃的样子,应该是尸鬼“病毒”(姑且这样称呼吧)的来源,而且,既然没有前往兼正之家,就是往山入去的。山入住的人只有三个,本来也不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更何况三个人全灭了。

2.山入命案的凶手

这一集里面死了很多人,但是后藤田秀司的死还有一些不寻常,他的身上有很多的血迹。他是到了山入回来之后变成神志不清的,他在那里到底干了什么事情?个人猜想,是他失常之后,至少造成了两老头的死亡(全撕开了),三重子的死亡时间滞后,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

3.兼正之家的人是人还是尸鬼
应该说兼正之家没有闹鬼,那些孩子看到的人影也许是大川笃志。
但是这些人半夜搬进村子,本来就是鬼气十足的,而且都穿白衣服= =
唯一见过屋子里面的兼正家的人的证人是清水惠,不过她已经死了。可是就她临死之前迷迷糊糊地对小薰说的话可以推测,兼正家的人还有另外并不光鲜美丽的一面。清水惠的死与他们难逃干系。
桐敷沙子对于静信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了知道他曾经自杀,而且并不是真的要自杀的程度,让人感觉她是从静信的内心或者是小说当中走出来的人物。

4.小说开头的白色棺材的离开
不由得我要怀疑,小说开始的那场外场的大火中离开的年轻人其实是辰巳,车上的白色棺材就是他们家的主人。因为是凌晨,所以这一家人都不能以人形出现,而只能是尸体。那棺材的对开门设计简直就是让里面的人自己打开的orz 辰巳满脸血污和泥巴,不是刚撕完人,或者从土地爬出来,就是刚把这家人的棺材从土里挖出来……

不过到底尸鬼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看这老老少少死的,啧啧啧~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6-01 16:52 | book—

淘来淘去都是盗版

尸鬼入手,本来是看八戒的手打本的,但是电脑太折磨人了,而且这书的前面部分很对我的胃口,再加上看了八戒的情节泄密,觉得这是值得一买的书。没时间去文庙,所以就在淘包上定了,我没有钱所以买了盗版,真便宜啊~拿到手之后,盗得还算不错,纸张什么的都还可以。慢慢看吧

然后顺便定了《艺伎回忆录》,感觉就很不好,一看就是那种很次的盗版,没翻几页就看到很多离谱的错字,不过自己也不是那种很喜欢搞的人,所以还是把钱付了,没有多做纠缠。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态翻了翻,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一本书,就个人而言,很喜欢那种心理独白式的叙述,应该来说还是比较适合章的角色,巩俐果然可以在片子里面“报仇”了,呵呵。

主要是最近只买正版打折书的缘故,已经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书叫做盗版,所以有了这样不满意的书,但是没办法,下次还是放弃在淘宝买书了。
[PR]
by hanamichikaka | 2007-05-23 13:38 | book—